调侃几句,骑士又问:“兄弟你一会干嘛去?反正我们得去勇士营地,见公会的高层,哈,估计是想询问过本经验。”

何执看了眼血条,已经被牧师回满了,便说:“我往深处走走,背包装满再回去。”

骑士说道:“行,但介于你是个新手,老哥得交代你几句。”

“我看你没买药水,估计是不知道在哪买。王都城里有个商店,卖20铜板一瓶,你先别买,跟老板要个任务做,能得个五折会员卡。”

何执心里记下,他还以为药水也是内测福利呢。

“那畜生的尸体也别浪费,你一会把它剥了,得些材料,还能给采集术加经验。那玩意升级也给属性点,可划算了。”

何执点头:“那你们等会,材料可以换钱平分。”

骑士几人对视一眼,说:“我们商量过,不用了,多亏你牵制,我们才有机会拿首杀,已经大赚特赚了。**行赏,这也该归你。”

何执道谢,被骑士止住:“我们着急走,但还有一件事必须说明白。”

他表情严肃起来:“你知道,**能得经验,死亡会爆全部装备的事吗?”

“知道,玩家须知里有写,”何执道。

“公会内部消息称,有人看准这一点,拉帮结派,袭杀落单玩家。”

“在游戏里**不犯法,你小心那些疯子,据说有些变态还会剥人皮,比畜生还畜生,”骑士义愤填膺地说道。

“明白,我会小心的,”何执微笑道。

“那再见了,有空来公会‘皇庭’找我们!”

几人互加好友,挥手作别。

何执吹亮一个骑士留下的火折子,借着光把岩蛇抽筋剥骨。

忙活一气,血液流得遍地都是,何执也浑身腥臭味,好在收获颇丰。

《琥珀》的怪物当然不会爆出枪、刀、金币什么的,想要什么都只能自己动手采集,再扛回王都商店去换,或者交给铁匠打造。

行囊的好处和重要性不言而喻。

蛇牙、蛇胆,大块蛇皮蛇肉都塞进行囊,抓起来掂量,行囊重量还是十磅不变。

至于岩蛇遗蜕,也是宝贵但盗贼用不了的材料,把“大石头块”塞进去,花了不少力气。

确认过再没有需要的东西,他才退出副本。

回到幽暗狭长的通道。

副本位置成了个空荡荡的洞穴,旁边分出条岔路,可供深入探索。

或许是错觉,他听到人的声音。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忘书
专栏预收《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求戳嗷呜~◆【收尾中】【世界五可宰】【18点更新】稚乔刚破壳,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你要让反派爱惨你……救命!哪来的婴儿工?!!”在系统一连串的“完了死定了”尖叫中,小稚乔粘上蛋壳,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的腚下。疯批影帝(嘲弄):新型幻觉?病娇厂公(眯眼):暗算本座?魔化仙尊(冷笑):外置金丹?……蛋壳再次破开,露出里面粉雕玉
言情连载59万字
重欢

重欢

简小酌
【正文即将完结】婚后第四年,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他先进京安置,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到了王府顾璎发现,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却被处处打压。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她选择了和离。***天子膝下空虚,太后抱孙心切,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回宫路上突降暴雨,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有人叩门借宿,隔着雨帘,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
言情连载36万字
春盼莺来

春盼莺来

叶惜语
【下一本《劣情》求收藏~】微博@晋江叶惜语日更每晚九点自卑文静x浪荡恣意/顶流x记者/浪子回头/少女暗恋成真/破镜重圆1、没人知道,叶莺高中暗恋裴肆。她追着他考到省重点,每天都听室友......
言情连载17万字
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

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

有花在野
【第一卷·末日将至·完】【防盗70%,有事会请假。】-本文文案-正在末日带头打丧尸的祝宁穿越了,这次她穿越到了废土世界。这个世界百分之八十的土地都被污染。人类都被划分为五个等级,她成了最低级的五等公民,也就是倒霉的残次品一穷二白的祝宁不得不去当清洁工扫垃圾。听说,在废土世界扫垃圾钱多事儿少,堪称梦中情工。只不过……这个扫垃圾怎么跟她理解的不一样?进入消失的一号线,她碰到了拎着公文包,长着鱼头的鱼人
言情连载279万字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络缤
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这下有热闹看了!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现在不得闹翻天。结果大家等啊等,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天天笑眯眯的,端着茶缸子,到处晃荡。只要有热闹的地方,一定能看到她。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成天不着家。“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
言情连载47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