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馆言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乐文中文网lw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老约翰对上杜明纳的笑容后,心里直咯噔。

他觉得自己被杜明纳看透了。

“老约翰,豪斯曼的感知力真的没恢复过来吗?”

听到杜明纳的提问后,老约翰稍微松了口气。

这还行。

他微微摇头。

他的目光始终落在杜明纳身上。

他的声音清晰明确。

“我不知道。铁甲佣兵团离开后,我跟着离开了。也许后来的豪斯曼恢复了感知力。可这已太迟。”

豪斯曼超过了十五岁。

按照这世界的规矩,过了十五岁的人就不可能再觉醒。

杜明纳心中已有答案。

他再扬起一抹浅笑。

“那么,老约翰,在豪斯曼受伤之后,你有和豪斯曼说什么吗?”

老约翰表情微僵。

“小少爷,老奴不明白您的意思?”

他尽可能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正常。

杜明纳没多说,只是笑吟吟地看着他。

豪斯曼养伤期间,老约翰依旧住在灰绳村。

两人必然有机会见面,也必然会在见面后说话。

所以两人肯定有交流。

但杜明纳想知道的,是更深层次的事。

豪斯曼应该很想成为骑士吧?

如果不想,也不会在当年差点成为预备队员的时候,接受过一些比较基础的礼仪教育,就将这些事记在了心底,还在很多年后的今天继续践行着。

豪斯曼对霍尔家族的感情,必定比其他村民更为复杂。

但这种感情,不见得能支撑豪斯曼在见到他后,就对他行单膝下跪礼。

只可能是老约翰。

和村民们关系很好的、身上应该隐藏着什么秘密的老约翰,和豪斯曼说过什么,才让豪斯曼如此。

老约翰浑浊的眼中闪过一缕精光。

他再度低了头。

这次,他将头低得比平时还厉害。

这已经超出了仆从对主人该有的恭敬的范围。

“小少爷,贾德还在等您的回答呢。”

贾德脱口而出:“我不急?”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天机之合

天机之合

西朝
【文案已到】【晚9点更】太史令沈逍,出身尊贵,清冷孤傲,以天下第一五行师的身份,执掌帝京神宫,上勘天机,下断迷案,被世人称为“一语千金”。万事顺遂的人生里,唯一的不幸,就是年少时被恩师强塞了一门所谓“天定”的姻缘,连一向宠爱外孙的太后也没法推辞。沈逍一想到那讨人嫌的丫头,和她那些鸡犬升天、趋炎附势的家人,就不觉暗自冷笑。好在如今他早已出师,手里又握着勘察天机的璇玑玉衡,姻缘是不是“天定”,还不是由
言情连载19万字
封神:开局一个凤凰分身

封神:开局一个凤凰分身

想静静的顿河
重生成了封神中的邓婵玉,面对这个大劫将至,九死无生的局面,凡人毫无反抗之力......幸好有一个凤凰分身可以依靠。什么“天降玄鸟”什么“凤鸣岐山”,邓婵玉表示都是假的!你们问过我的凤凰分身吗?问过我手中的补天石吗?回去等死吧!
言情连载27万字
首辅宠妻手札

首辅宠妻手札

悬姝
下本会开的文文《公主失忆后》,文案在最下面【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文案:沈观衣容色极艳。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她利用这张脸,引诱了两个人。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一个是她的丈夫,李鹤珣。李鹤珣此人,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成为不世贤臣。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却被她拽入深渊,遗臭万年,成
言情全本53万字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玩泥巴的兔子
路也穿剧了,穿成自己配音的《暗恋成瘾》古早狗血言情广播剧,还是活不过三集的炮灰男配。原主暗恋书男主多年,为了男女主能在一起,恋爱脑地主动跑去清除女主竹马,即大反派这个感情大障碍。路也穿过来的时候,和反派待一屋里。反派喝了不干净的酒,而他……好像也喝了?!路也:卧了个大槽!事后路也匿了,一心只想搞事业赚钱苟活,结果反派找上门秋后算账。
言情连载44万字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一片雪饼
陈源发现自己每周都会刷新一次超能力。第一周,他看到只要有生命特征的物体上都挂着一个红色的数字,从几百、几千,到几万到不等,其中见过数字最小的是一只泰迪,头上的数字是0.00001,然后下一秒它就被大卡车碾死了。第二周,他发现自己能够听到别人的心声,且不受控制,只要是对方心里想的,都会源源不断的往他脑子里灌,导致他完全不敢再去地铁商场之类的公共场所。而且,再也不敢直视后座那位平时沉闷不说话的齐刘海眼
言情连载185万字
姜芙

姜芙

鹿燃
正文完结,修文,番外中......古言《凡心动》求预收,文案最下————本文文案——————【原名《宦妻姜芙》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所以改了】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不受重视,处处仰人鼻息。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这辈子栽的彻底。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婚后,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
言情连载4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