沾沾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乐文中文网lw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林悦一听火冒三丈,这是怪他那天不在村里搜救不及时,正欲说话就听林生脆生生问道:“哥,对啊,你那天干嘛去了?”

齐一舟素来沉稳的脸上一红,他张张嘴讷讷道:“我去置办彩礼去了。”

“干啥?”

林海没听清楚,被方梅在桌子底下狠狠踹了一脚,这会儿搓着脚脖子直吸气:“干啥踢我,嗷吆,肿了你看。”

又被方梅狠狠瞪了一眼。

林悦就坐在齐一舟旁,她听得清清楚楚,当时就红了双颊。

按照林原的习俗,嫁娶的彩礼需在婚期一个月前吹拉弹唱送去新妇家中,等成婚时再由新妇家中添补嫁妆再送回。当然也有人家留着不舍得送回的也比比皆是。不过这些向来由家中长辈做主,只是齐一舟父母不在,全凭他自己张罗。

方梅不免又想起他孤身一人,这些年孤苦无依,当时就说道:“伢子放心,虽说咱家是嫁姑娘,嫁妆不会少的,咱们办得热热闹闹,不叫你委屈着。”

齐一舟连忙道:“娘,我不是这个意思。”

方梅背过身去擦了把眼泪:“你新房子起了,好在咱们离得不远,回头也能照应得到。往后日子只会更好,月儿虽说我们娇惯大的,可你也看得出来,她是个知冷热的,都会好的。”

齐一舟看向涨红脸埋头吃饭的林悦,心头像是被熨斗熨贴过一般舒展。

方梅吃饭饭拉着林海去上工,林生要留下来也被一并拖着走。

屋里只留下齐一舟和林悦两人。林悦收拾桌子,齐一舟主动去刷碗,顺便把厨房也收拾一番。他做事干净利索,有自己的章程,林悦在旁完全插不上手,他掏完火灶里的草木灰洗了手跟林悦说:“我想带你去看看房子。”

两人一前一后出门,齐一舟在村口等着她,出了村子两人就是并肩走着。

天阴沉沉地,乌云压在头顶,好像随时大雨滂沱。

林悦把周月凤让她写谅解书给林花的事说了,齐一舟点点头说:“你若是不愿意写就不写,她吓了你几次,让她受罚也是应该的。”

“也许,林花也是无辜的。”林悦忽然想起什么,忙问:“齐一舟,你还记得之前在秀兰嫂嫂家出现的那个人影,那个不是林花。”

至少那个时候林花没有“减肥成功”,而且那个身形明显是个男的。

“那人后来没出现过。”齐一舟顿了下道:“他比赵斌高,还壮实一点。”

不知道为何,齐一舟提起赵斌时神色有点异样,林悦立马问他是不是还因为之前她和赵斌的谣言不痛快。

“我没有这个想法,此事因我之前疏忽而起。我就是懊恼自己,如果早点表明心意,那个赵斌缠不上你。”

“你就这么自信?”

“你不相信我?”

齐一舟眼中颇有一丝受伤,他随即点点头:“没事,往后你就知道了。”

林悦本就是站在路边,这会儿路边人来人往,有的往林场去上工,有的趁早上无雨去田里忙完农活这会儿正好回家吃早饭……

往来的看到齐一舟纷纷驻足打招呼,无一例外说起昨天救人的事,也有人旁敲侧击打听起被救者的身份。

齐一舟只说山上凶半字不提其他。旁人多问几句得不到想要的答案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临了才看见林悦似的吩咐说好好待人家齐一舟。

如此在站了三五分钟功夫,林悦从头到脚被劝诫一番。

字里行间都是一句话:遇到齐一舟那是她上辈子烧高香攒的福气!

林悦想起上辈子她陪同学去庙里求姻缘,与她一般年纪的同学在菩萨面前头如捣蒜,罗列个一二三四五六七说自己非什么样的男人不嫁,她在旁听来觉得好笑,有些人迎面一眼就是千丝万缕的牵绊。

可她哪里知道何时何地遇见那么一个人。

“你在想什么?”

“齐一舟,我说假如,那天山神什么也没说,你还会跟我结婚吗?”

林悦终于问出心中疑惑。

“不会。”齐一舟神色如常地开口:“那条蛇很毒。”

林悦:……

她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再次追问:“我的意思是,如果我活下来之后呢,没有山神的话,你会不会……”

“这个如果不成立。那条蛇咬一口,毒液进入心脏你就会死。”

齐一舟有些不解,他不明白林悦一直纠结这个点是何意。

“我说假如,假如,假如我活着的话,没有山神的指示,你跟我……”

“我们定过亲,虽说现在主张婚姻自由,但我们还是会结婚。”

齐一舟说完走到林悦身旁。他身上穿着整日穿的大褂,昨晚在山上被树枝划破好几个口子,如今风一吹露出里面结实的肌肉。林悦移开眼睛,她原本是想他回家泡个热水澡,再把她做好的衣服拿出来,哪知道他忽然提议去看房子。

“为什么?”

林悦自觉今天犟种附身,她真是轴成一根筋,非要问出那个她想听到的答案为止。

“就因为定过亲,所以不管怎样我们都会结婚?还是你想跟我过一辈子才结婚?”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升温

升温

咬春饼
【文案1】22岁时,所有人都劝付佳希,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她搭了,结了婚,还给他生了个孩子。27岁时,所有人仍劝她,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还离什么婚?蠢?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岳总,这五年的辛苦费,您拿稳了!”【文案2】岳家祖母信佛,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我之夫妇,譬如飞鸟,暮栖高树,同共止宿”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与付佳希分开后,才恍然记起
言情连载39万字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
姜芙

姜芙

鹿燃
正文完结,修文,番外中......古言《凡心动》求预收,文案最下————本文文案——————【原名《宦妻姜芙》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所以改了】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不受重视,处处仰人鼻息。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这辈子栽的彻底。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婚后,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
言情连载48万字
初为人夫

初为人夫

上官赏花
【下本预定《极限接触》|微博@上官赏花】【18点日更|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好消息,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坏消息,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又闭嘴了。本以为开学
言情连载36万字
夫君的秘密

夫君的秘密

韫枝
(sc,he,日更。下本《明月痣》or《娇生豢养》).嫁入沈家一旬,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稳重有礼的丈夫,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闺阁之中,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望向她时,处处......
言情连载18万字
重欢

重欢

简小酌
【正文即将完结】婚后第四年,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他先进京安置,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到了王府顾璎发现,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却被处处打压。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她选择了和离。***天子膝下空虚,太后抱孙心切,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回宫路上突降暴雨,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有人叩门借宿,隔着雨帘,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
言情连载3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