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栖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乐文中文网lw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既然逃学都逃了,不如我们去城中找大夫,等到散学再一起回学塾,坐各自的马车回家?”

二皇子李明落望着走出慕学堂的冯映灯、程祁和冯映烛,一本正经地说道。

程祁没答话,还是冯映烛思索着反问:“那我们坐谁的马车去城里呢?总不能坐殿下你的吧。”

皇子车驾自是奢华招摇。

他们既然是逃课,便该瞒着夫子和各家亲长,总不好刚踏入都城就被熟识的人逮到。

众人一时踟蹰。冯映灯不以为意地说道:“坐我的吧,反正我的车驾也没什么人认识,把冯府的挂牌取下就行。再者就算我被抓到,爹娘他们也见怪不怪,毕竟我在他们心目中也没什么好印象。”

冯映灯说完,面上有一瞬的自嘲和落寞。

冯映烛看见了,想为自己的养父养母辩解些什么,也想宽慰冯映灯。但是,转念又觉得,这些话若是说不好,指不定会让冯映灯以为自己是在向她炫耀养父母对自己更亲近。

于是,冯映烛张了张唇,没说话。

二皇子未曾认真揣测过她们的姐妹关系,以及冯映灯内心的芥蒂,遂没注意这些,只笑意盎然地拉着冯映烛,道:“走走走,冯二姑娘,你的马车在哪,快领我们过去。”

冯二姑娘?冯映灯顿了顿,面上几乎本能地露出厌恶和怨恨来。但是,转瞬她看见冯映烛的脸颊负了伤,思虑冯映烛也算帮了自己,便没发作,只默不出声地抬手指向前方。

她的目光顺着冯映烛的脸,看着冯映烛与二皇子一起汲汲地往前走去。再看到冯映烛被迫微微抬起的手臂,以及手臂之下,两只交握的手掌。

李明落要比冯映烛黑些,麦色的手掌宽大,五指骨节分明,捏着冯映烛的纤纤素手,如若保护着的羽翼。

冯映灯不由自主地挑了挑眉,嘴里发出“啧”的一声。心想,这冯映烛果然好本事,看这俩人就算还没有浓情蜜意,也是亲近非常。

冯映灯想与其他人分享这个惊奇的发现。她转眸,言笑晏晏地望向旁边的程祁,张口便道:“你看,看冯映烛与二皇子……”

话音未落,冯映灯定睛瞧见程祁的那张冷脸,顿时噤声、闭嘴、抿唇。冯映灯有些尴尬地摸着下巴,往前走去,不愿再与程祁对视。

随后,她在心里暗骂自己,自己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这程祁多半也喜欢冯映烛,刚才为了冯映烛还打断秦旭的手来着,如今自己偏要提醒他冯映烛与二皇子举止暧昧,实在是不应该。

冯映灯愧疚地转回头来,满面的深思熟虑,走到程祁身边,逼着自己勉强与程祁同行。冯映灯沉吟了半晌,抬起手来,拘谨地拍了拍程祁的胳膊,状若安慰地说道:“你也不要难过,或者气馁,毕竟先来后到,你才是先来的那个。冯映烛或许只是一时被二皇子迷了眼,等以后腻了,还会觉得你才是最好的。”

冯映灯对程祁传递同情的神色。

程祁不能理解地回看她,心里觉得莫名其妙。冯映灯怎么咋咋呼呼的,一会一个样?先还是明媚若春花一般地扬唇对自己笑,而后又一脸沉痛,说些乱七八糟的话。

程祁意味不明地注视着她,好半晌,方才犹豫着开口,嗓音微冷,“你该不会真的以为我思慕冯映烛而不得吧?”

冯映灯愣了愣,下意识地说:“不是吗?”

程祁一脸的不耐烦,微微闭了闭眼,长叹一声,只道:“我若是喜欢她,早在你归家之初,就已经迎她过门,更不会明知你常在家中针对她,而置之不理。”

“那你现在还同她亲近非常?”冯映灯表示不能相信。

程祁颇为无可奈何地指了指前方的二皇子李明落,又指了指自己,“我们是表兄弟,又是挚友。他想做的事,我自然要帮他达成。”

“什么意思?”冯映灯没太弄懂。这程祁喜不喜欢冯映烛与二皇子又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会扯到要帮二皇子完成他想做的事?

冯映灯思忖着,脚下的步伐也停顿。

程祁摇头,郑重地说道:“总之,无论是你,还是冯映烛,我都不喜欢。从前,我对冯映烛好,只能是因为我与她有婚约在身。就像今日我帮了你,只是因为你我之间有了新的婚约。”

程祁话罢,顾自朝前走去。

冯映灯在他身后,不声不响地听他说完,而后由疑惑变为抑郁。什么叫无论是冯映烛还是自己,他都不喜欢?他以为他是谁,证明他与冯映烛清白之际,还要拉上自己,衬托他的高洁吗?

冯映灯在后面踢打着空气,怒声道:“程祁,你脑子有病吧?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喜欢你,要你告诉我你不喜欢我?还真当自己是香饽饽了……”

冯映灯的嗓音甚至传到了最前方的李明落与冯映烛耳中。李明落颇觉有趣地望着冯映烛,摇了摇头,状若在嗔怪,“你这妹妹啊。”

冯映烛则是忍俊不禁,“我倒觉得她天真淳朴,不拘小节,正好能治一治程祁狂妄自大的臭毛病。”

李明落转念一想,觉得也对。于是,点了点头。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喜水木
文案: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取了个女生的名字,留着长发,就连那张脸,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花期越长,死气就越重。终于,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让他......
言情连载28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
我的巨富妈妈[快穿]

我的巨富妈妈[快穿]

危酒
多个世界已完结,可宰!日六,偶尔加更。钟楚是快穿部金牌员工,晋升快穿部部长时,迎来了她退休前的最后一个系统——神豪养崽系统。于是,小可怜们拥有了巨富妈妈。世界一:震后孤儿(完)原男主威胁小可怜,想让他身败名裂,谁知道小可怜居然是全球首富仲华集团掌门人的养子。世界二:娱乐圈假贵公子——在逃太子爷(完)在他遭受全网黑的时候,她妈把古堡改成他的名字,石油大王叫他侄子,牧场场主叫他少爷?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
言情连载23万字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忘书
专栏预收《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求戳嗷呜~◆【收尾中】【世界五可宰】【18点更新】稚乔刚破壳,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你要让反派爱惨你……救命!哪来的婴儿工?!!”在系统一连串的“完了死定了”尖叫中,小稚乔粘上蛋壳,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的腚下。疯批影帝(嘲弄):新型幻觉?病娇厂公(眯眼):暗算本座?魔化仙尊(冷笑):外置金丹?……蛋壳再次破开,露出里面粉雕玉
言情连载59万字
军营小食堂

军营小食堂

遇罗
预收《科举文炮灰弟弟啃老日常》求收~——正文已完结,番外日更中——本文文案:身为末世女教官的江婷穿书了,成了一个女扮男装、替兄从军的恶毒女配。作为女主的对照组,原身干啥啥不行,天天挨骂受饿,最后因为陷害女主不成,自食其果死在了战场上。穿书后,替兄从军的事已成定局,但江婷选择躺平。什么建功立业,光宗耀祖,封官加爵,名垂青史,她都不感兴趣。伪装之下,她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偷懒耍滑,叫苦连天,最后被无情
言情连载77万字
用漫画看贝克街221B好邻居

用漫画看贝克街221B好邻居

白沙塘
「正文第一人称预警,谢谢!」「文案展示的是第三人称视角中众人对主角的认识,与第一人称主角对自己的认识不同,文章双视角交织。」☆推推基友橘铃的二言BG《幸福婚姻模拟器》☆何学死了,又活在了现代摩登的英国伦敦。他的手机载进了同步漫画论坛,预示到自己的结局——「他今天会被炸死,并且尸体被夏洛克拖出来做实验。」何学:……于是——现代摩登的英国伦敦贝克街221B公寓里面,住进了一名普通又内向的来英求学的留学
言情连载12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