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苏何举枪的瞬间,温雨就知道他的目标不是自己,因为苏何枪口对准的方向是自己右侧耳朵的旁边,联想这周围的情况,不难猜到或许是什么东西意图攻击他们,所以苏何才试图杀死对方,但温雨不得不在意苏何的眼神。

那是一种饱含杀意的疯狂的眼神,而且那眼神最终落脚的地方,温雨可以百分之百肯定是自己身上,虽然那样的眼神随着枪响一同迅速消散了,可是温雨还是忍不住浑身战栗了一下。

“诶呀呀!”苏何装的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收起了枪支,走到温雨身边,捡起被他打落的虫子,“幸好我在外面顺手捡了把枪,不然你可就要受伤了!”

温雨皮笑肉不笑:“是吗?不过你是在哪捡到枪的?这东西应该难弄吧!”

似乎为了显示友好,苏何居然将那把枪递给了温雨:“是不好弄,可能我天生运气比较好吧!进入这个古墓之前,正巧碰到一群死去的盗墓贼,也不知道他们经历了什么,个个缺胳膊少腿的,幸好留下的装备还算好用,正好我呢,没什么厉害的绝杀,天生体质又弱,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这不是拿把枪为了防身吗?”

“这样啊,”温雨语气间有些讽刺,“那你可真是幸运!”

苏何十分“真诚”地笑着回答:“可不是吗?我也这么觉得。”

在直觉上,温雨觉得这个苏何十分有问题,可在行动上,除了那个一闪而逝的眼神之外,苏何又再正常不过,温雨暂时没有办法,只能按捺住内心的想法,暂时和苏何为伍。

树上那条路是行不通了,苏何也察觉到温雨不想理他,于是干脆也没商量,一言不发跟着温雨走,他似乎心情不错,脸上挂着笑容,嘴上还哼着歌。

这种气氛下,反感的人有一下没一下哼着歌,怎么看都讨厌的要死,温雨皱着眉头,有些不高兴,闷着头随机选择了一个靠右的方向往前走,一直走到岩石边缘。

眼看着前方就是悬崖,温雨不得不停下脚步,她刚转过身子,就看见苏何那张几近妖媚的桃花眼里的杀机,莫名的,她有一种感觉,如果不是她转身及时,或许苏何就会将她推下去。

“怎么办?没有路了!”苏何十分震惊,似乎还有些害怕,“我恐高,我们要不回去吧!”

温雨盯着苏何冷笑了一声,仿佛在说“我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温姐!”就在两人有种微妙的僵持的时候,陈易之的声音突然传过来,他似乎十分兴奋,蹦蹦跳跳地走了过来,“太好了,我都要吓死了,幸好碰到你了!这是谁?新朋友吗?”

温雨还在纠结要如何介绍苏何的时候,后者倒是十分主动:“我叫苏何,也是一名作者,我也是幸好,碰到了你们,不然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陈易之十分自来熟,立刻和对方勾肩搭背:“放心吧!我们温姐可厉害了,我们还有两个同伴,不过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尤其是欧阳姐,她还……”

苏何露出十分担忧的表情:“欧阳?那是谁?”

陈易之喋喋不休地说起来:“欧阳浅,她也是……”

温雨跟在陈易之和苏何后面,看着两人几乎是紧贴着聊天的样子,不由叹了口气,这孩子似乎缺点东西。

老实说,在发现自己独自一人的时候,温雨想过最坏的结果可能就是单打独斗,等到苏何突然要加入自己的时候,她就在想多个心眼子防备对方也没多难,现在好了,直接来个缺心眼的陈易之,直接将难度瞬间提升了数倍,真是夜防日防,家贼难防啊!

温雨摇摇头,又想到陈易之之前直接将蜘蛛扔到自己脸上的事情,觉得这家伙说不定能发挥自己特有的倒霉加持,让苏何“知难而退”,她的心情瞬间由阴转晴,完美自洽。

虽说人生对她一直不太友好,但却让她在这些经历中逐渐拥有了“小强”精神,也算是另一种形式的补偿了,虽然这种补偿并没有人期待拥有。

温雨正胡思乱想着,就听见陈易之似乎发现了远处的山体之间有一个不小的隧道,她心说到底是新出厂不久的眼睛,就是比他们这些经过长时间电子产品摧残过的要好用。

苏何十分谨慎,又说自己在现实生活中学得是土木工程,研究方向正巧是桥梁与隧道工程,刚好能够预判一下眼前这个看起来似乎加工得十分粗糙的隧道有没有坍塌的风险,在他说出一系列专业术语以及多次暗示自己是top2毕业后,陈易之对他的崇拜之情简直溢于言表。

看见这一切的温雨暗暗给陈易之贴上“极易轻信于人”和“保不齐会背叛”的标签,然后不动声色地跟在两人身后。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乐文中文网【lwzww.com】第一时间更新《强制作家填坑游戏》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络缤
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这下有热闹看了!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现在不得闹翻天。结果大家等啊等,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天天笑眯眯的,端着茶缸子,到处晃荡。只要有热闹的地方,一定能看到她。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成天不着家。“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
言情连载47万字
从龙族开始的技能抽取

从龙族开始的技能抽取

食草凯门鳄
一次意外,郑曙获得了可以穿越世界的金手指,而且每到一个新世界都能抽取一个新的技能。【已成功穿越世界】【开始抽取技能】【抽取中……】【恭喜获得技能:方便的方便面】【技能抽取完毕,请努力探索新世界】【祝您探索愉快】方便的方便面:使用者可以随时召唤当前所在世界常规概念中的方便面。郑曙:“???”“等会儿!这也能算技能!?”已结束世界:龙族,神代型月进行中世界:一人之下
言情连载348万字
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

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

丹青落
本文将于9月7日从第20章入v,肥章掉落,谢谢大家的支持~唐言穿进权谋文里成功活到了最后,当他回家时他觉得自己升华了。他一回家,就听说自己是假少爷,所有人都在同情惋惜看笑话,等着这个漂亮笨蛋被赶出家门......
言情全本23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