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云碎月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乐文中文网lw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宗聿结束婚假以后,就没之前那么清闲,他向宗熠讨了个兵部的闲差,每天都要去兵部点卯。兵部的人不敢真的使唤他这尊大佛,把他当吉祥物一样的供着。

偶尔不那么忙的时候,兵部尚书还会拉着他下下棋。宗聿不会拒绝,棋子厮杀的间隙,他问起兵部养马的事,兵部尚书开始顾左右而言其他,不肯正面回答。

“刘尚书,你是觉得我皇兄这几日的心情太好了吗?”宗聿把棋子丢进棋篓,面色不善。

刘进义落子的动作一顿,江家父子请假期间,朝臣懈怠,宗熠一言不发。等江家父子上朝后,宗熠开始秋后算账,接连几日有大臣被问责。

帝王之怒,犹如雷霆之威,朝臣惊惧,这几日阳奉阴违的小动作明显消停。

刘进义放下棋子,无奈道:“殿下,养马需要钱,需要人,需要选育,更重要的是需要地。马政这一块是归我兵部管,户部也有拨银子,可我最多能问两句。”

刘进义说的是问,而不是过问,一字之差的意义截然不同。他这是在告诉宗聿,他没有插手马政,也插不进去。

宗聿面色微沉,直接问道:“你堂堂尚书管不了,那谁能管?”

刘进义苦笑,这天下姓宗没错,可这朝堂不一定姓宗。马政这一块开销不小,上下操作一下,暴利自然也不会少。

刘进义不想得罪人,含糊道:“殿下也来了几日,有些事听我说不如你用眼睛看,说不定看的更清楚。”

宗聿和刘进义坐在内室,外间的官员还在办事,偶尔有走动的声音。从开着的门看出去,宗聿的斜对面是罗亦,他身边的人三两成群,基本是以他为中心。

兵部也有江家的人手,他们拿不住兵权,但拿的住后方。

宗聿瞬间没了下棋的兴致,棋子一丢,起身整理衣襟,道:“走了。”

阴雨多日的京都难得放晴,江瑾年躺在院子里的摇椅上晒太阳。白榆替他盖了一件大氅在身上,遮一遮院中的凉风。

宗熠下令让宋治全权负责他的身体,所以宋治差不多隔两天就会来一次。根据江瑾年身体的好转程度,开出不同的药方。

今日又是检查的时间,宋治前脚刚到,宗聿后脚就踏进院子。

江瑾年没有起身,他在躺椅上小憩,这会儿睡着了。

宋治不敢惊扰他,就坐在院子里等一等,被小福子找回来的纪凌也在,他没戴面具,面无表情地坐在宋治对面。

宗聿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副场面,一个正襟危坐,一个头都快埋在桌子上,手一直在扣石桌。

白榆站在江瑾年身边,对二人十分无语。若是宗聿再晚一点回来,她说不定会选择把人请出去。

二人起身行礼,宗聿抬手示意免了。他朝着江瑾年走过去,阳光落在江瑾年身上,他面容恬静,光晕在身上镀了一层金边,温暖柔和。

宗聿抬手感受从指间穿过的凉风,俯身弯腰准备把江瑾年抱起来,他的手刚碰到江瑾年的肩,江瑾年睫毛轻颤,缓缓睁开眼。

宗聿逆着光,深邃的眉眼添了两分冷峻。江瑾年微微偏头,人还没有完全清醒,眼神迷离,神情懵懂。

“我吵醒你了吗?”宗聿歉意道。

江瑾年眨了眨眼,撑起身:【我睡的不深。】

说着看向宋治和纪凌,纪凌平日里不见踪影,但只要宋治出现,他一定会现身。

宗聿没再问他宋治和陆之远的情报,而是换他来盯宋治,让小福子接手他在调查的事。

宋治上前为江瑾年诊治,许是来的次数多了,面对宗聿的眼神,宋治没那么紧张。

江瑾年的身体状况反反复复,所以用药方面需要格外仔细。

“王妃这两日恢复的不错,再喝一天温补的药,我们就可以开始治嗓子了。”宋治收起自己的药箱,那张丧气的脸上有了一抹浅笑,没有什么比看见病人在自己手上好转更让他开心。

宗聿神色一喜:“你有几分把握?”

宋治想了一下,道:“一半一半,药只是辅助,王妃还需要克服一下心理上的障碍。”

宋治说这话时,抬头看向江瑾年。

不过江瑾年在看宗聿,并没有注意到他的眼神。

宗聿的手搭在江瑾年的肩上,虚扶着他,道:“只有一半的几率,我们也要试一试。”

江瑾年不忍让宗聿失望,点了点头。

宋治垂首告退:“下官这就回太医院开药。”

宗聿允了,纪凌送人出门。

“瑾年,你会好起来的。”宗聿很高兴,因为马政的事带来的不快,在江瑾年有痊愈的可能下消散。

江瑾年被他的笑意晃了眼,他从摇椅上起身,走到一旁的石凳上坐下。宗聿也走过来,见他一言不发,不解道:“怎么了?”

江瑾年抬头,道:【殿下,你想听我的声音吗?】

“当然。”宗聿回答的毫不犹豫。

在他眼里,江瑾年俊美,温柔,如果他能说话,他的声音必定清冽悦耳,同样让人着迷。

江瑾年的眼底闪过一抹异色,宗聿的兴奋让他陷入两难的境地。他避开那炙热的眼神,提起茶壶倒水,摩挲着茶杯思索。

【宋太医也不敢把话说的太满,如果失败了,殿下会失望吗?】沉默片刻,江瑾年再次问道,看向宗聿的眼神敛了笑意,格外认真,【我哑了多年,病了多年,无论结果如何,对我而言都不会比现在更糟糕。可是殿下,你很在意。】

往日的温情在这一刻被打破,抱着无所谓态度的江瑾年开始较真。他不在意将来结果如何,因为他对自己的病和哑心知肚明。

他在意的是宗聿,因为他的身份而心生怜惜的人,在面对另一个结果时,还能维持初心吗?

宗聿愣住,他察觉到江瑾年藏起来的不安,他似乎在恐惧犹豫着什么。宗聿想到他的身份,他做为一个男人,男扮女装多年,哑也是他的一种保护色。

如果宋治真的治好了他的嗓子,宗聿只想着他能说话,却忘了声音的伪装比外形的伪装更难。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春盼莺来

春盼莺来

叶惜语
【下一本《劣情》求收藏~】微博@晋江叶惜语日更每晚九点自卑文静x浪荡恣意/顶流x记者/浪子回头/少女暗恋成真/破镜重圆1、没人知道,叶莺高中暗恋裴肆。她追着他考到省重点,每天都听室友......
言情连载17万字
姜芙

姜芙

鹿燃
正文完结,修文,番外中......古言《凡心动》求预收,文案最下————本文文案——————【原名《宦妻姜芙》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所以改了】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不受重视,处处仰人鼻息。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这辈子栽的彻底。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婚后,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
言情连载48万字
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

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

有花在野
【第一卷·末日将至·完】【防盗70%,有事会请假。】-本文文案-正在末日带头打丧尸的祝宁穿越了,这次她穿越到了废土世界。这个世界百分之八十的土地都被污染。人类都被划分为五个等级,她成了最低级的五等公民,也就是倒霉的残次品一穷二白的祝宁不得不去当清洁工扫垃圾。听说,在废土世界扫垃圾钱多事儿少,堪称梦中情工。只不过……这个扫垃圾怎么跟她理解的不一样?进入消失的一号线,她碰到了拎着公文包,长着鱼头的鱼人
言情连载279万字
破云

破云

淮上
城市天空,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现场发生连环爆炸,禁毒支队伤亡惨重。三年后,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英魂不得安息,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在本文人设中,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没有
言情连载138万字
我的巨富妈妈[快穿]

我的巨富妈妈[快穿]

危酒
多个世界已完结,可宰!日六,偶尔加更。钟楚是快穿部金牌员工,晋升快穿部部长时,迎来了她退休前的最后一个系统——神豪养崽系统。于是,小可怜们拥有了巨富妈妈。世界一:震后孤儿(完)原男主威胁小可怜,想让他身败名裂,谁知道小可怜居然是全球首富仲华集团掌门人的养子。世界二:娱乐圈假贵公子——在逃太子爷(完)在他遭受全网黑的时候,她妈把古堡改成他的名字,石油大王叫他侄子,牧场场主叫他少爷?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
言情连载23万字
封神:开局一个凤凰分身

封神:开局一个凤凰分身

想静静的顿河
重生成了封神中的邓婵玉,面对这个大劫将至,九死无生的局面,凡人毫无反抗之力......幸好有一个凤凰分身可以依靠。什么“天降玄鸟”什么“凤鸣岐山”,邓婵玉表示都是假的!你们问过我的凤凰分身吗?问过我手中的补天石吗?回去等死吧!
言情连载2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