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国二十三年,冬,腊月初十,徽州。

今年寒气早至大雪纷飞徽州城已是白茫茫一片。

长街上讨生活的小贩,一声一声唱着吆喝:“卖炭喽,上好的红罗炭!朔州无烟不熄的红罗炭喽...”

只叫两声曙光街上两旁小门就一一打开。

门里走出俊俏媳妇,孤寡老汉,佝偻老妇,还有裹得厚厚的粽子似得小娃...

一窝蜂涌到小贩旁。

叽叽喳喳说着:“今年雪下的早怕是还有的冷呢,你这炭见烧吗,真是朔州的?你可别诓我们啊。”

“是啊是啊…”

小贩不急着回,拍拍肩上的雪又掸掸腿上的泥。

好半晌朝着前面府宅努努嘴:“呐,他家的炭一直是我在供,你们便说这炭好不好?”

几人探头望向那两扇漆红挂兽头的威严大门,门头匾额题字‘沈府’。

俊俏媳妇立马掏出银子说道:“沈知州家都在用的想必定是好炭,我家来一车。”

她口中所说沈知州名为沈怀清,世代书香文官清流。

年少有为中了举人皇帝亲封徽州通判,因他为官清廉又着实造福本地,五年内又升为知州,颇得徽州百姓尊敬爱戴。

因此大家才会认为他家在用的炭火必然物美价廉称得上是居家必备。

有人开了头,剩下几人闹哄哄都跟着掏钱。

小贩喜滋滋点了数领人朝着炭庄过去。

路过沈府时南边隐蔽的角门突然打开。

一位姑娘探出头细声问着:“大哥,请问还有炭吗?”

那姑娘身着红绫袄青缎掐牙背心,梳起利落的发髻,身量纤瘦,但五官长的甚是俊俏。

尤其那双杏眼亮黑如夜晚繁星,像是会说话。

只是与人对视一眼便急急垂眸藏起目光,似是森中小鹿一般怕生。

正是沈府四姑娘沈柔嘉。

卖炭的小贩当即笑着说道:“有的有的,炭多的是,哎你们说,这沈家大户人家就是不一般,连小丫鬟都长这么俊!”

一伙人听了你看我我看你愣住,好一阵才大笑起来,“哪里是丫鬟,沈家四小姐你都不认得?还说不是诓我们!”

被他们说着小贩尴尬呵了两声,“我只知道五小姐长什么样,没见过四小姐啊。”

他之前送炭时确实碰到过五小姐,只看一眼便惊艳许久。

想起来她与这位四小姐眉眼倒是有些相似。

两人长相都是数一数二的好看,只是那位五小姐望着张扬许多,不似眼前这位面善,二人穿着打扮更是天差地别,也不怪他将这位认作丫鬟。

他直勾勾打量的眼神太过直白,沈柔嘉性子原就腼腆被他盯的红了脸低头躲着。

其余几人见小贩说不出所以然嚷嚷着退钱。

眼看小贩被逼的无法自证清白就要拿下钱袋。

沈柔嘉及时出声替他解了围:“大家莫要激动,这位大哥确实在为我家送炭,我远远见过几次,并非欺瞒各位。”

那小贩松口气把钱袋揣到怀中,扬眉啧了一声:“看吧没诓你们,不过...您是小姐怎么还自己买炭啊?”

话音刚落他的胳膊就被人狠狠搡了一把,他回头看去。

是那小媳妇对他挤眉弄眼。

他正摸不着头脑就听那小姐说话:“我们院里炭火用的快得多囤些,大家这是去炭庄吗?不如带上我吧,我腿脚利索的不会拖大伙时间。”

小贩看她态度软和就想答应。

谁知被那小媳妇抢过话头:“天太冷了,姑娘穿的单薄还是别去了,我们身强力壮的干脆把四小姐要的炭一道拉来,岂不方便省事!”

暗里又推那小贩几下,力气不小。

得了暗示小贩赶紧笑着附和,大伙也都说到是这个理。

沈柔嘉见推脱不过从身上荷包里拿出几块碎银,小贩爽快接过走了。

拐出长街直到看不见沈家大门那小媳妇便骂起来:“你这夯汉,那四小姐身世多么凄惨你还提她小姐买炭,真是蠢货!”

小贩挠头不知所以。

小媳妇看他实在不像假装就给他讲起来:“那四小姐原是沈家嫡女,六岁时她母亲偷人被沈家老太打死了,沈大人给她行了那滴血验亲的法子,说是血相融的,可后来不知怎么四小姐突然改了宗过给多病无子的三姨娘,母女两任人欺凌了十年,现在在那沈府,就算是小猫小狗都比她地位要高呢。”

“你怎的这么清楚?”小贩看她说的头头是道忍不住问。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早春晴朗

早春晴朗

姑娘别哭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张口成云烟:“尚之桃,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
言情连载68万字
薄雾[无限]

薄雾[无限]

微风几许
【出版相关信息请查看微博@风太大我听不懂】【请勿在前面的章节剧透,我看有读者要气炸了】超忆症,患上它的人能清楚记得人生中的每一个细节,大到世界转折,小到脑海中产生过的每一道想法。他们过目不忘、求知若渴,使得他们极易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天才。传说季雨时就是这样的天才。另外,传说他是个Gay,长得还很漂亮。他要去支援天穹七队的消息一经传出,就炸开了锅。谁都知道七队队长宋晴岚一身匪气,深度恐同。不仅凭着超强
言情连载42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初为人夫

初为人夫

上官赏花
【下本预定《极限接触》|微博@上官赏花】【18点日更|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好消息,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坏消息,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又闭嘴了。本以为开学
言情连载36万字
军营小食堂

军营小食堂

遇罗
预收《科举文炮灰弟弟啃老日常》求收~——正文已完结,番外日更中——本文文案:身为末世女教官的江婷穿书了,成了一个女扮男装、替兄从军的恶毒女配。作为女主的对照组,原身干啥啥不行,天天挨骂受饿,最后因为陷害女主不成,自食其果死在了战场上。穿书后,替兄从军的事已成定局,但江婷选择躺平。什么建功立业,光宗耀祖,封官加爵,名垂青史,她都不感兴趣。伪装之下,她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偷懒耍滑,叫苦连天,最后被无情
言情连载77万字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喜水木
文案: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取了个女生的名字,留着长发,就连那张脸,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花期越长,死气就越重。终于,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让他......
言情连载2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