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你不情愿,离婚你哭什么》转载请注明来源:乐文中文网lwzww.com

半夜12点的墓地,寂静得可怕。

雨还在下,我站在公公婆婆的墓碑前面,静静的等在这里。

“姐姐真是好手段啊。”

他的声音从后面飘过来。

“干嘛?半夜12点来坟头蹦迪吗?你们还真是好兴致!”

我动都没动一下。

周一周也给了我一个眼神,站到了我们的旁边。

“真是没想到,姐姐你到底给一周灌了什么**汤?居然能让他帮着你?”

攻击完我,他又把矛头转向周一周。

“说说,你是有什么把柄落在别人手里?我倒要听听看到底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能让你背叛我!”

周一周被他说得不敢看他。

“闭嘴!”

“啪!”我一个耳光甩过去。

震惊、愤怒以及高高扬起的手。

周一周赶忙一个箭步冲上去要拉他。

“啪!”

在他还没反应过来之际,我又狠狠给了第二记耳光。

这一下连周一周也愣住了。

他立刻被激怒,一把扯过我的肩膀。

“云深深,你以为我真不敢打女人?”

我的肩膀被他抓得生疼,我一点都不畏惧,直接瞪回去。

“子瞻!子瞻你冷静一点!”

周一周立刻把他扯开。

就在周一周扯开他的间隙,我抬手又是一巴掌。

“第一巴掌,是我替一周打你!他处处为你着想,要不是他早在两年前你就死在那场车祸里!你不心存感激反倒反咬他一口!睁大你的狗眼给我看清楚,背叛你的人到底是谁!”

这会儿周一周反应过来了,不再拦着我们任何一个。

“第二巴掌,是我自己打你!纪子瞻,你扪心自问,我云深深有没有半点对不起你?!自你昏迷以来,我一个人顶着各方压力,替你死死守着纪氏集团。你醒以后,我处处哄着你让着你,生怕你又再受什么刺激。可你呢?你是怎么对我的?”

他自知对我是他理亏,不敢反驳我。

我拿出他的告别信,揉成团,照着他的脸用力丢过去。

“什么‘我要选另一条路’,你的另一条路就是让纪氏集团,让公公婆婆的心血,我的努力和你自己之前的苦心经营,都给你不切实际的幻想陪葬吗!”

雨声淅淅沥沥也掩盖不住我的怒吼。

我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墓地。

“这对我公平吗?今天你失忆说要离婚就离婚,难道明天你恢复记忆要复婚我就要配和你复婚吗?纪子瞻!你当我是什么?!”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微风狂潮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乐文中文网lw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忘书
专栏预收《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求戳嗷呜~◆【收尾中】【世界五可宰】【18点更新】稚乔刚破壳,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你要让反派爱惨你……救命!哪来的婴儿工?!!”在系统一连串的“完了死定了”尖叫中,小稚乔粘上蛋壳,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的腚下。疯批影帝(嘲弄):新型幻觉?病娇厂公(眯眼):暗算本座?魔化仙尊(冷笑):外置金丹?……蛋壳再次破开,露出里面粉雕玉
言情连载59万字
夫君的秘密

夫君的秘密

韫枝
(sc,he,日更。下本《明月痣》or《娇生豢养》).嫁入沈家一旬,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稳重有礼的丈夫,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闺阁之中,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望向她时,处处......
言情连载18万字
重生七零厂花小辣椒

重生七零厂花小辣椒

文铱
【重生+年代+医药空间】苏绾重生在一九七六年,在被害的当晚逃出魔爪。拒绝与男主江永安离婚,并开始利用医药空间,打压绿茶女、凤凰男,一边精进医术一边创业发财,赢得了江永安对她的爱意,同时也获得了美好人生。
言情连载98万字
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

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

东门饕宴
作为一个先天资质极好的Omega幼崽,唐楸本来应该在一众Alpha幼崽的簇拥下享尽万千宠爱的长大,每天的烦恼除了今天是该跟这个小伙伴一起过家家,就是该陪那个小伙伴捉迷藏。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唐楸并没......
言情连载213万字
军营小食堂

军营小食堂

遇罗
预收《科举文炮灰弟弟啃老日常》求收~——正文已完结,番外日更中——本文文案:身为末世女教官的江婷穿书了,成了一个女扮男装、替兄从军的恶毒女配。作为女主的对照组,原身干啥啥不行,天天挨骂受饿,最后因为陷害女主不成,自食其果死在了战场上。穿书后,替兄从军的事已成定局,但江婷选择躺平。什么建功立业,光宗耀祖,封官加爵,名垂青史,她都不感兴趣。伪装之下,她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偷懒耍滑,叫苦连天,最后被无情
言情连载77万字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