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窗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乐文中文网lw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她发现了。

看见月球模型的瞬间,库洛洛立刻明白了。不应该删掉那首歌,应该把那件衣服扔到海里泡过,自己真蠢。

把月球模型拿出来后,未寻等了一会儿,又问:“你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这是她第四次问同样的问题,也是最后一次。如果这一次库洛洛还是没话说的话,她也就不会再问这样的问题了。

问完最后一遍后,未寻不再说话,静静地站在那里,静静等着。

库洛洛看着那个月球模型,许多个夜晚,他都曾经在飞艇里看过这个模型,一遍遍打磨着。在巴士车和贝壳船上,他也一次次把它拿出来看。他有很多很多话想说,那些话,跟着那首被删掉的歌一起被删除了。

他看着月球模型,一言不发,很久之后才开口:“我没资格回答这个问题。”

听到这个回答,未寻什么都没说,把月球模型收回去,打开飞艇的舱门,准备走出去。

门一开,夜风就从舱外刮进来,吹得待在温室里很久的未寻抖了一下。库洛洛立刻站到她面前挡住风,把舱门关上,拿起她的斗篷披到她身上。

未寻什么都没说,又打开舱门,走了出去。还算明亮的月光照到深谷里,在很有限的区域投下一小片月光。库洛洛也跟着走了出去。

深谷里空空荡荡,窝金和派克诺妲的坟已经被迁走了。堆在深谷里的乱石杂草也早就被弄平整了,库洛洛把山谷里的地都弄得很平整,还在深谷里装了灯。即便是晚上,走在深谷里,不会被乱石杂草妨碍,也不会看不清周围的景物。

走出飞艇后,未寻朝库洛洛挥了挥手,准备离开这里。从前很多次,她都是这样向库洛洛告别的,只是这一次,她没有说晚安。

挥完手后,她就用了空间转移能力,把自己转移到荒岛上的住处去。看着她使用空间转移能力时,库洛洛忽然伸手过来抓她的手,那动作快得出奇,快到连他自己都没反应过来。

使用单人的空间转移能力的时候伸手过来,相当于自动把身体接触到的那一部分送过来转移走。接触的是手,手就会被转移走。接触到的是脚,脚就会被转移走。这是幸运的情况下,如果不太幸运的话,身体的一半或者三分之二会被转移走,和被活生生撕裂没什么区别。

未寻以前说过很多次,空间转移能力的风险是很大的,使用的时候很可能会出现身体四分五裂的情况,所以她一般不怎么大量转移生物,她用起来并不是很有把握。她自己单独用起来没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她对自己使用的精度很高,很少出现差池,并不是说她在危言耸听。就像骑车,自己骑和载人,是不同的难度。

库洛洛伸手过来的瞬间,未寻立刻终止了空间转移。然而还是慢了一步,库洛洛的手已经伸了过来。空间转移终止的时候,他伸过来的那只手已经被切开了大半,伤口深可见骨,大量的血液瞬间迸了出来。

未寻立刻使用带有粘性的“气”粘住了伤口,止住了外流的血。她取出一包针,一连扎了几十针,止血、止痛。整个过程,那只伸过来的手一直抓着她,没有放过。伤口流出来的血溅到她身上,没有染到外面可以防水的斗篷,却染红了一大片她里面穿的衣服,脸上也溅了不少。

初步处理了伤口后,未寻把两人转移到飞艇里,拿起平板要联系小z。本来这种情况找玛琪是最好的,能很快就处理好。只是现在他们旅团成员之间还有解不开的心结,库洛洛不会想要见玛琪。所以,未寻就联系小z,它对外伤也很有经验,库洛洛之前的各种伤都是它处理的。

见未寻要联系小z,库洛洛又用另一只手拉住她,说:“不找小z。”

听到这话,未寻放下平板,转移来药箱。又做了一些处理后,她开始给他缝合伤口。她并不是很常做这种事情,之前缝合过的大都是尸体。不过库洛洛伤的只是手,对他来说这种伤没什么大不了的。即便不缝,过段时间也就自己愈合了。

见她在为自己缝合伤口,库洛洛不由笑了,笑得很开心,仿佛根本感觉不到痛。

看到她脸上的血,他脸上的笑又不见了,他拿起手帕来,小心翼翼地擦掉那些血。擦掉她脸上的血后,他又想擦掉她衣服上的血,可惜那些血都染红了衣服,根本擦不掉。擦来擦去,衣服上还是红成一片,像一朵朵血色花朵,开在了白色的布料上。

怎么都擦不掉那些红色,库洛洛不由说:“抱歉,擦不掉了。”

未寻没接话,她一针针把伤口缝起来。见她不说话,库洛洛也没再说话了。他看着她,一直看着,眼也不眨,仿佛其他什么都看不见。

看了很久,伤口已经缝完了,她开始给他包纱布。等纱布包完,她就把刚刚处理伤口用过的东西,直接转移到医疗垃圾回收站里去了。医疗垃圾回收站是流星街的,在菲蒂尔的医生的指导和建议下配备的。

弄完这些,未寻看向库洛洛一直抓着她的手。见她看着那只手,库洛洛不由松开了手。等他松了手,未寻站起来,又向飞艇外走去。

“你不想见我?”

看着她的背影,库洛洛问出了这句话。

未寻没回头,背对着他点头。

“是现在不想,还是以后都不想了?”

没有动作,她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停顿了一会儿,继续向外走。

库洛洛不再说话,看着她走出了飞艇,就那么盯着空荡荡的舱门,一直不肯移开视线。没过多久,他想看见的人又出现在舱门处。未寻去而复返,她手里还拿着一个很大的盒子。她一直低着头,走到库洛洛面前,把那个盒子放下后,就走出了飞艇。

库洛洛一直看着她,等她走出他的视线后,他还盯着舱门看,看了很久,可惜这次她没有再回来了。

天快亮的时候,小z回来了,它一进舱门就看到了正在盯着这边看的库洛洛。发现他受伤了,小z又开始念叨,一边念叨,一边要来给他处理伤口。

库洛洛避开了它伸过来的手,说:“已经处理过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MM豆
李念意外穿进一本名为《庶子风流》的科举文中,成了伯爵府里的嫡长孙裴少淮。原文中:男主裴少津是庶出,但天资聪慧,勤奋好学,在科考一道上步步高升,摘得进士科状元,风光无两。反观嫡长孙裴少淮,风流成性,恣意挥霍,因嫉妒庶弟的才华做尽荒唐事,沦为日日买醉的败家子。面对无语的剧本,裴少淮:???弟弟他性格好,学识好,气运好,为人正直,为何要嫉妒他?裴少淮决定安安分分过日子,像弟弟一样苦读诗书,参加科考,共复
言情全本147万字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神仙老虎
宋景辰不想做权臣,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于是——宋景辰日常:哥哥救我。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爹爹救我。后来,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春衫倚风横玉箫,作天海风涛之曲,吹幽忆怨断之音,吹皱满池春水。公子如玉。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宋景辰出没,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不准再闹,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
言情连载48万字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一片雪饼
陈源发现自己每周都会刷新一次超能力。第一周,他看到只要有生命特征的物体上都挂着一个红色的数字,从几百、几千,到几万到不等,其中见过数字最小的是一只泰迪,头上的数字是0.00001,然后下一秒它就被大卡车碾死了。第二周,他发现自己能够听到别人的心声,且不受控制,只要是对方心里想的,都会源源不断的往他脑子里灌,导致他完全不敢再去地铁商场之类的公共场所。而且,再也不敢直视后座那位平时沉闷不说话的齐刘海眼
言情连载185万字
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

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

有花在野
【第一卷·末日将至·完】【防盗70%,有事会请假。】-本文文案-正在末日带头打丧尸的祝宁穿越了,这次她穿越到了废土世界。这个世界百分之八十的土地都被污染。人类都被划分为五个等级,她成了最低级的五等公民,也就是倒霉的残次品一穷二白的祝宁不得不去当清洁工扫垃圾。听说,在废土世界扫垃圾钱多事儿少,堪称梦中情工。只不过……这个扫垃圾怎么跟她理解的不一样?进入消失的一号线,她碰到了拎着公文包,长着鱼头的鱼人
言情连载279万字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
初为人夫

初为人夫

上官赏花
【下本预定《极限接触》|微博@上官赏花】【18点日更|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好消息,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坏消息,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又闭嘴了。本以为开学
言情连载3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