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中文网【lwzww.com】第一时间更新《死遁后成了所有人的白月光(快穿)》最新章节。

荣枝心里咯噔一声,光是看魏擢阳的眼神,她就知道肯定什么也瞒不住了。

两人的关系本就水火不相容,万一他把她还活着的消息散播出去,事情就会变得非常棘手。

但事已至此,也只能硬着头皮伪装下去,她才不会自动挑明身份。

荣枝扔掉手里的剑,弱不禁风地咳嗽两声:“将军过誉了,我只是濒死前求生意志爆发,激发了身体的潜能而已,这三脚猫功夫算不上什么。”

见到她出手中伤刺客的招数后,魏擢阳心中已经有九成九的把握,肯定了她就是荣逸。

但是荣枝都愿意和梁先生挑明身份,却一直不愿与他坦白,想来她当真是非常讨厌自己。

魏擢阳眼神闪过一丝落寞:“那看来是臣想多了,郡主刚刚遇袭一个人回去不安全,下官护送您回去。”

既然荣枝不愿意承认身份,那他就当作什么都不知道,如她所愿就好。

两人一个坐在马车里,一个默默跟随在马车边,隔着一层薄薄的车帘,路上静默无言。

以前在府学时魏擢阳最爱找她比试,为了防止学生受伤,书院中的刀剑都是未开刃的,所以不存在什么安全隐患。

学生间的打打闹闹,老师不会如何插手。

刚开始的时候三天两头两人就要打上一场,荣枝发现如果不对他下重手,等魏擢阳缓过劲来,可能第二天就要接着找她比试。

躲也躲不掉,甩也甩不脱。荣枝心里苦不堪言,她从未见过如此执着之人。后面她失掉耐心就下了狠手,每次都打得魏擢阳鼻青脸肿,他要缓一周时间才能恢复过来。

他养伤的时候,荣枝也得到了短暂的喘息机会,体会到了久违的安宁。

积年累月下来,魏擢阳对她的近身战术都十分了解,尤其是刀剑方面,荣枝都能算得上他半个老师。

不过长时间单方面被揍,魏擢阳成为了学院群嘲的对象。几乎人人见到他,不论明面上还是在背地里都会嬉笑嘲讽几句。

荣枝觉得她作为这一切的间接促成者,魏擢阳不恨死她就怪了。

马车很快到了荣国公府门口,荣枝打开车帘说道:“谢谢将军送我回来,时候不早了,您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魏擢阳从袖子里掏出一个药瓶,放在了马车的车檐上,他看了一眼荣枝的手说道:“这金创药对伤口很有效,用了能避免留疤。”

凉风习习吹进马车内,手背传来淡淡的刺痛感,荣枝这才发现她小拇指的位置不小心被割伤了。

虽然出了一点血,但是伤口极浅,不碰到的话也并不疼。

还没等她出口拒绝,魏擢阳已经转身离开了,高大挺拔的背影逐渐与记忆中倔强孤单少年的身影重合。

荣枝无奈扬起唇角,伸手将小小的瓷瓶收好。

*

翌日荣安郡主被刺杀的消息就在朝堂之上传开了。

皇帝气的摔了一桌的奏折,在朝堂之上震怒:“在朕眼皮子底下,居然有人敢做出这样的事情,真是半点也没有将朕放在眼里!”

朝堂之下跪了一片的大臣,众人齐呼:“殿下息怒。”

这次刺客是真的戳到皇帝的逆鳞了,年幼之时他无法保护自己至亲至爱之人,现在已经登基了,却还是有人不把他放在眼里。

连自己的心爱之人都保护不好,皇帝觉得他的脸面都丢尽了,特地让魏擢阳上前:“魏将军昨晚可查出了什么?”

魏擢阳俯身请罪:“臣昨夜赶到之时,刺客正欲刺杀荣安郡主,因郡主命悬一线,只好将贼子刺杀,人死线索也断了,暂时未查出幕后操纵者。”

皇帝握紧拳头:“这不怪你,郡主的性命要紧,你做的没错。”

荣安郡主在国宴之前一直默默无名,连朋友都没有几个,更别说有什么宿敌了。

其实众人心中都猜得到凶手是谁,只是都默契选择了沉默而已。

等所有人都退下之后,皇帝把魏擢阳留了下来,他脸上再也不见刚刚那番恼怒的模样,只是深沉的脸色依旧写着不悦。

他修长的手指轻叩在桌椅上,一副了然于胸的表情说道:“这事是南越人的手笔吧。”

魏擢阳拱手认同:“殿下英明,昨夜在刺客尸身上确实发现南越皇室刺青。”

因为皇帝才刚刚登基,根基未稳的情况下,不宜再与南越开战,所以皇帝和众大臣在朝堂上演了一场戏。

为的就是把事情闹大,这样南越国的使臣得知此事后,也会夹紧尾巴做人,不会再轻易生事端。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乐文中文网】地址:lwzww.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
早春晴朗

早春晴朗

姑娘别哭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张口成云烟:“尚之桃,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
言情连载68万字
升温

升温

咬春饼
【文案1】22岁时,所有人都劝付佳希,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她搭了,结了婚,还给他生了个孩子。27岁时,所有人仍劝她,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还离什么婚?蠢?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岳总,这五年的辛苦费,您拿稳了!”【文案2】岳家祖母信佛,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我之夫妇,譬如飞鸟,暮栖高树,同共止宿”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与付佳希分开后,才恍然记起
言情连载39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
天机之合

天机之合

西朝
【文案已到】【晚9点更】太史令沈逍,出身尊贵,清冷孤傲,以天下第一五行师的身份,执掌帝京神宫,上勘天机,下断迷案,被世人称为“一语千金”。万事顺遂的人生里,唯一的不幸,就是年少时被恩师强塞了一门所谓“天定”的姻缘,连一向宠爱外孙的太后也没法推辞。沈逍一想到那讨人嫌的丫头,和她那些鸡犬升天、趋炎附势的家人,就不觉暗自冷笑。好在如今他早已出师,手里又握着勘察天机的璇玑玉衡,姻缘是不是“天定”,还不是由
言情连载19万字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公子衍
许南歌结婚了,她自己却不知道,从天而降的老公竟还是首富!一个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从小摸爬滚打,苦苦求生。一个是天之骄子,高高在上。两人地位天差地别,众人等着许南歌被扫地出门,可等着等着,却只等来了首富的一条朋友圈:“老婆,可不可以不离婚?”众:??【女强,马甲,霸总,强强对决,1V1】
言情连载102万字